青岛小说>修真>父|爱 > 03破茧(三)
    A区的私立美术馆,此时正展出现代cH0U象画大师贝昂恩?布雷诺的个人画展。

    cH0U象几何图形搭配上浓烈丰富的sE彩,却能让人感受一GU平和安详氛围,布雷诺大师的画展是近期除了图书馆以外,沈菱舟最常选择用来排解忧郁的地方。

    今天也不例外,沈菱舟自己一个人参展,只不过出门在即,她还是和翁燕打了照面了。

    翁燕自她房里走出时,果然带着一身酒气,黑sE的蕾丝睡衣包裹不住q1NgyU泛lAn的气息。沈菱舟忍不住后退一步,眼神戒备地注视翁燕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鬼丫头回来了连个声音都没有,g嘛,作贼啊!?」翁燕拍了拍心跳剧烈的x口,瞪着一开门就把她吓歪着的沈菱舟。翁燕房门只关了一半,沈菱舟还可以听见男人完事结束之后的打鼾声。

    作贼的人明明就是你!沈菱舟心中咬牙切齿,却没有正面顶撞她。翁燕的酒品她是知道的,此时别去盘问她,否则她一个恼羞成怒,反过来倒霉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翁燕见她不回话,于是更没分寸地笑了起来:「怎么,你要出门啊?又是去图书馆啊?还是……」她打了一声酒嗝,睇了一眼隔壁房门,「还是,你觉得我们在你房里za很恶心,你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,嗯?你说啊?嗝呃!」

    「没有!」

    沈菱舟气急了,眼泪委屈地从眼角落了几滴下来,当下也不解释就甩头离开了。翁燕本还想再说她几句话,没想到就被震耳yu聋的关门声给吓得跌坐在地了。

    「狗娘养的发什么神经!信不信你她妈的早晚也得跟老娘一样,双腿开开就等着男人拿钱上来CSi你!」

    翁燕朝着玄关门口大吼又大叫,真是白养了沈菱舟这小B1a0子!如果不是她从小就生得一副和她母亲一样专门g引男人的姿sE,她也不会在年纪轻轻的时候,就答应某人接手抚养沈菱舟的责任。

    原本考虑再过一段日子就说服沈菱舟接点特别的事儿,让她一步步朝着自己计划好的目标前行。不过眼下看来,沈菱舟已经学会开始忤逆自己了,因此也就代表她不再受自己控制,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翁燕摇摇晃晃地走进客厅,沈菱舟的事情让她愈想愈清醒,她可不能白白放过让小B1a0子替她赚钱的好时机……于是,她拿起和x罩一同被扔进沙发里的手机,拨出一组再熟悉不过的号码,嘴角露出一抹Y狠的微笑。